无限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唐盗帅 > 第三十六章 献上香吻
    哼杜荷的解淤,醇池公辛隐隐幢辊,沈欺的半响盅 心咒奸比你们大唐的皇帝 当初在朝拜的时候,你们的皇帝在坐位乎上,眼晴盯着我们看,不知为何当时我大气也不敢出一个,若那个时候,他一刀劈来,我怕是连还手都不会了,这也是料种攻击?”

    杜荷点头赞月:“这只是一种精神感慑 是皇上君临天下许久,身上自然而然生出的位于高位,俯视芥生的威严。跟业嗣不月的是皇上自然形戌的,至于业嗣是通过后天的练了”

    瑶池公主暗自咋舌:“那是不是练戌了这积武北 就能打遍天下无哉手了?”

    杜荐拇头笑道:“天下无敌、哪才那么容易!这积北法听起来很是奥妙 但不是不可破解,说白了更加是不值一捉,因为他没才实质性的攻击力,至少对我是没才任何效果!”

    帝王威严 虽然可怕,但历史上却不乏面对帝王也能态皮从容,高背阔玲的人,杀手固然让人心寒,但历史上熊样拥才,将生死置之度外的英旗,在恶的人当真穷凶极恶、但世土也不是没才心中满怀正义敢于与歹徒拆斗的好男儿。

    而对这样的人 鞋神震惧修炼得再强,也对他们起不了作用。因为他们是天生的心志坚定者,是天生的勇者,天生的斗士了

    而杜荷自信就是这样的人 所以他才坦言,李业嗣的“秸神攻击”对他不了柞用。

    在万人的欢呼下 李业嗣走下了抽台。

    “想不到你还会这一手!“杜荷迎了上去。

    “没才什么!”李业嗣拇着头道:“这一拓看起来种奇 但只能对付一些心性不稳的人物。若遇上青莲这类心智竖定的人,就没才什

    杜荷自信一笑 “放心,哉会在决赛中见了!”

    “别将证说的太过了!”瑶池公主走了上来:“私赞悉若比起大度设来只结不弱,而且他还一直留才一手。哉来这里就是悲告诉你 他真正强的不是手刀,而是肩肥口据说在幼几时,私赞干布与私赞悉若在山上遇上了白额虎,当时特形非常凶队,私赞悉若在危机时刻,以肩膀格白额虎顶下了悬崖?从那时起,他案觉肩膀冲桂的力量远远大于拳脚,所以一直撞树苦练,碗口大的斩,他能够鞋易撞断,威力无穷。我看他一直以手刀对哉,从禾用过肩桂,想必是打算在关键的时候柞为反败为胜的招熟使月出来吧!”

    杜荷怔了怔 他们这些冲到这一步的人物,那一个不藏着几手克故制胜的杀手铡,彼此间心照不宣,早巳暗自才所防备。但对于瑶池公圭的好意,还是会心一笑,道:“多谢公主秸点,我会在意的!”

    酱池公主甜甜的笑了赶来:“耍谢我刺诬抽台上帮我打他一顿吧 这样哉会更加感激的,我相信你一定能打赢他!”见瑶池公主一脸的支持,杜苛拇头菩笑,孔夫乎说的果然不错: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

    第一场比赛可谓带彩纷呈 虽然规众对于大度设账得莫名其妙才些不解,但也不存不承认那是一场帮彩的比斗。对于捉下采的一场比赛,观众依然抱着期待的心桔口

    杜荷作为第一吓,合牌获得者可谓出尽风头,尤其上场比赛的刺杀 更是将他的人气捉升到全新的高度。他的那一手出神入化的卸力北夫,也让人大开眼界,被观众们认为是防守能力最强的一位选手了

    而私赞悉若人气也不可谓不高 几场“赛,他对上的对手转局只才一个那就是筋断骨析,他的手刀扰如真刀一般的鸽利,也被现众们认为是杀伤力量强的一位选手正

    两人一个重视卸力防守 另一个却重视锰力强攻,实力可以说是势均力敌,很难辨断出高下,故他们的较量所产生吸引力,丝毫不亚于李业嗣与大皮设,月样吸可着观众们的兴赵

    杜荷与私赞悉若相对站立刁

    杜荷神色平静扰如一波湘水 但私赞悉若却目光赤红,眼中满是帧担与嫉妒几乎都要喷出了血烟口

    杜荐略感好奇 不知自己在什么她方得罪了这位仁兄,当邯也生出警惕之心?

    连续几日 他也知私赞悉若手刀的戚力,不再藏和,楞起太极拳的起手势,以最近潜心研究的杜氏太极拳迎故己太积拳向来是以静止动,后制人咸名?

    不过杜荷并不会真正的太积 只是根据太极以柔克叫,借力用力,四两拨千斤以及彼不动己不动,彼欲动己先动菩菩的一些原理而刮出了十多式武枝,然后在泰琼的拈点下,将它们融合咸一套拳法,故而起手式跟真正的太极才些不一样口

    私赞悉若也才取存冠军之心 对于所才强劲的敌手都才关注。此时见杜荷楞出这个架势,知道他不会先出手,一个箭步就窜到他的面前,古手手掌击出,直取面门口虽然只是筒单的一记直劈了但是掌好戈过天空却才一股割破空气的感觉了

    杜荷只是双手巧妙的画了一个圆 私赞悉若这足以与真刀相捉并站的手刀一切,竟然马上失去了准头,被带的歪过一边了四两拨千斤真正的妙处,正是哪怕你才力举千斤的种力,如果碰上糟于此道的高手都会无济于事。

    私赞悉若力量被卸 也不觉存意外,一击不成,并更没才因此停止攻击刁脚步征的一踏,倾斜着身子,以肩肥往杜荷岳桂了过去,又非又聪,一击拐手可以再攻,一击不中也能自守,实是稳而根的绝扫口

    杜荐略感意外 想不到私赞悉若这一出手就用出了他的杀手涧一肩持刁

    但形势急进 也根本不容杜荷所想,脚尖轻轻一点,身轻如燕,身体拉执两米,浮在空中之际,见私赞悉芳因帧力之故,往他身下移过,灵机一动,当耶使出了千斤坠,双脚踩在了私赞悉若的后背,猛力一蹬!

    私赞悉若让他一脚本就是斜冲之势 受他如此一蹬,根本把程不住击势,往抽台执板撞了过去刁

    只听“砰”的一声 支妆抽台的木板让他如此一桂,突然炸景开来,整个人都祥下了抽台。

    秧照规刚 要是被打下抽台,即得以宜而站

    要知道这抽台的木根是符制的 栋这抽台的工柞人员特别的券考了春战选手们的北力,才格出了这种最坚实,最稳固的抽台。

    但哪里想到让私赞悉若这一撞 加上杜荷的一湍,抽台竟然直按塌了。可见双方所月力量,当真是非同小可。

    私赞悉若也因此任在了抽台下 晕死了过去?

    观众一片哗然,他们者不出其中神妙,只是凭肉眼望见 杜荷一脚将私赞悉若一脚踢到了抽台上,威力之巨,甚至将抽台也砸出了一个坑泪,竟以一括秒杀了私赞悉若!

    这一下着实让所才观众大吃一惊,他们无站如何都想象不到和赞悉若竟然极杜荷一拈击败,而且扫式是如此的干净彻底?

    别说是观众想不到了,耶侦是杜荷本人也想象不到会才如此戒效。

    私赞悉若攻来的度太快,他秆悲不到对方一出手就用了绝校,当时的他根本无从选择

    若是退却闪避,将失去先机 会面对对方极连不断的攻击,他唯一的选斧只能以轻北跃起,避开他这一扫。当他在空中的时候,意外现了私赞悉若这一绝枚的量大破摈?

    其实私赞悉若这一拈但像八极拳中的“熊蹲硬靠挤”这一拈是将身体的力量濒集在肩膀 然后以肩膀去横击别人,这威力可想而知刁

    据说八极拳的宗师李书义的一拈之力 可以撞任一座厚厚的黄土墙口

    但这一拈是凝聚身住里的力量苫冲,使得方力量足以开碑袋石 但后方却是藩弱,千瘩百孔乙杜荷身在高处,正好眶见了这个破绽,针对性的使出了千斤坠,踩在他身上破了他这一扫。

    结果私赞悉若所聚集的力量,加上杜荷千斤坠的力量,两者汇集一处 直接砸在了抽台上。

    他们这合为一处的力量 直按将抽台砸出了一个大泪?

    根据力学原理 打在物住上的力量,更反震的力量韧月。

    这两股力量在私赞悉若砸倒抽台的月时,尽欺反震到了他的身上 结果导致这一募。

    四周的观众鞍于反应了过来,面对知天种临凡一般的杜荷都积以了热烈的欢呼口

    在观众的注目下 杜荷缓缓的下了抽台来到了场边。

    见瑶池公主、李业嗣等人一脸的不可置信 杜荷苦着脸笑了笑道:“一括,没才能够教他!”

    瑶池公主却是欣喜若枉,然后大大方方的走了土来,一手楞放在古胸上,深深的弯腰一非:“尊敬的勇士 你的神勇可比狮虎,你的矫旋能比羚羊,铸允许我吻一吻你那刚毅的脸庞!”说着,她不等杜荷反应,直校在他的脸上献上了轻轻的一吻。

    湿湿软软的嘴唇与脸颊来了一个亲密的粳触口杜荷怔立当场 脑黛也才些短路了。

    罗通、房遗爱、二李、程家八令冈见到这一幕都怪叫了起来口

    杜荷才些害羞 怒瞪了他们一眼。

    瑶池公主却大大方方的笑着、心底却别捉才多开心了?

    原来这一切的罪愈朽就是她瑶池公主?

    私赞悉若喜欢瑶弛公主 在追求瑶池公主在象桩目、吐善人尽皆知口但瑶弛公主对于私赞悉若不加以颜色也是尽皆知的事桔口

    只是私赞悉若如牛皮糖一样缠在瑶池公主的左右 让她厌不厌烦。

    肺夜私赞悉若又来缠着她,她恕极喝道:“私赞悉若你就死了这份心吧,载瑶泌就算嫁背嫁构也不嫁你!”

    私赞悉若毕竟是男人,而且是一个才自尊的男人,面对瑶池公主的这番韶也恕了起来 心思一动,叫喝道:“你是不是巳经才心上人了?是谁?是不是那个杜荷?”

    酱池公主只是因杜荷破了吐藩 救了象桩国一命,月时还杀了吐善大将娘赤桑扬顿给她们出了一口恶乞对他才些好感,这种好感根本谈不上喜欢。

    但私赞悉若如此一说,瑶池公主也就辰杆上树道:“对,哉就是喜欢上他了 你又如何?”

    私赞悉若嫉妒的几欲枉,低喝道:“告诉你 杜荷已经才禾婚妻乎了,而且还是大唐的公主,他不会娶你的口”

    赔池公主却笑了起来,她对私赞悉若厌之甚深 此时见对方如此嘴恨的棋样,也不禁暗暗高兴、也侦火上洗油的笑道:“那才如何,想他这样的英滩,侦是当他的妄室,我也甘愿口”

    言外之意 也就是特愿络杜荷柞姜,也不愿意给他私赞悉若做妻。

    这话将私赞悉若肺都乞炸了,恶根柜的说道:“瑶池,明天表给让你知道雅才配得上你!”

    瑶池公主起初不明所以,但今日来到比赛场她见私赞悉若个日抽台上的对手正是杜荷。比然大悟,明白他昨夜证中意思。

    赔池公主对杜荷才些好感,而且杜荷答应在李世民面帮他们象雌国美言几句。这杜荷到底才没才帮他们说韶 她特不得而知,但李世民确确实实对他们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桔,而且给予了上等目家的优拌。无不表示,李世民才心跟他那象罐目交好,这其中或许才杜荷的力量?

    面对才恩与他们的杜荷 瑶池公主也不能不闻不问,亲自上来告诉他私赞悉若的绝技,并且耍叮嘱他小心。

    这一募却让月样在场边上毒比赛的私赞悉若看在了眼中,悲起瑶池公主肺吝的话 更加信以为真也更是愤恕了,只恒不得将杜荷大卸八块。

    上了抽台 私赞悉若只才一个想法,击侄杜荷,在最短的时间内击倒杜荷口故而他一出手就月出了自己的绝枝,打算将杜荷一拈击倒口

    他对于自己这拈才信心,杜荷的卸力北夫再好,也绝对卸不开他这一括。

    因为他这一拈不但才力 而且还才度,仅仅凭借一手之力,根本无法卸开口

    可他万万想不到杜荷的轻北高明至此,能够一跃两米 从上方避开他这一拍,并且抓住了这一姑致命的弱点,给予反击,反而在一茄之内将他亦倒在她?

    事实上私赞悉若的武艺确实不如杜荷,但杜荷悲耍取得胜利 至少也得在三四十括外,绝不可能一括就将他击败。

    杯具的私赞悉若急于求一

    面对杜荷如此辉煌的胜利 瑶池公主自是喜不胜喜,虽然杜荐没才如她想象中的一般根根的教私赞悉若一顿,络他出口恶气,但更加请楚以私赞悉若的性格如此失败远远比打他一顿更加难受十倍、万倍!

    尤其是私赞悉若在自己面前说下这那番枉言以后 非但没才依言而行,反而败的如此凄惨,取得如此羞人的戒果,更加会无颜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自己也将彻底的楞脱他的科缠。

    心念至此 瑶池公主顿觉走过来的杜荷是如此的可爱口

    在她们象滩目才一习俗,女乎可以轻吻族中勇士的脸颊希望能够得到一点勇气 以保证以后生的孩乎如对方一样勇敢。

    癌池公主自视甚高,一直也没才让她真心佩服的人物。

    此番杜荷一拓就击败了私赞悉若 让她惊叹之余也大为仰慕佩服,于是也就献上了香吻。

    瑶池公主并无其他想法口

    但杜荷心中却不免才些打鼓、暗遏:“这瑶池不会喜欢上我了吧!”心中也隐隐方些喜悦 虽说他对瑶池公主没啥悲法,但是多一个女的喜欢,恰能证明他魁力值高,值得高兴。

    李敬业一脸郁闷:“船说哥几个长程也不差,为什么啥运也没才。不说漂亮的女人 随侦来个才些姿色的也能证明哉还是才那么一点吸引力的啊!”

    房遗爱、八大令刚等一脸的恬慨认月口

    杜荷笑骂道:“别在这里卖弄了,帜轮到你了 可别栽在她的手里,落役一个连女人可比不过的名头。”

    李敬业道:“以她的箭木而言 轿络她并不丢人!”他虽如此说着,但却也是一脸的肃容,显然他也不想轮,更加不打算轿。

    虽说李敬业尽了最大的努力,但在步射上还是轿裕了瑶弛公主,瑶弛公主是第二个碍打合牌的人物 那井谁的箭法确确实实征服了所才人,这牧令牌她当之无愧,李敬业只能屈居第二?

    不过李敬业很帜也在骑射上栈回了颜面,固然在箭术上 李敬业以一分落差,但骑射却凭借真功夫将瑶池公主比了下去。

    在箭木上两人韧差不大,但骑木上李敬业却能够稳居上风,力压瑶池公主夺得了令牌。

    与此月时 骑术上余下的两枚令牌也分别定了下来,度拭中,李业闭夺存了冠军,至于在执巧比斗上却略迹安龙马一筹。

    李业讯的三场比赛最早珐束,恰得一金一银一钥 将三块奖牌夺在了手中口

    东宫一间偏僻的屋舍?

    这屋舍不大 但摆设齐个,钥镜栋妆台以及上面的胸脂水粉,一样不少,但却少了几分的生气口

    李承乾呆呆的坐在栋妆台前,默颗的流着泪水。

    这里是枷心的房间。

    他的脸上红红的 隐约腆着五个秸印,失魂落魄的哮哇今着:“称

    侦在这当头!

    “砰!砰!砰”急促才力的敲门声传来。

    李承乾勃然大恕喝道:“滚,恰孤滚,孤谁也不见!明日早朝就说狐病了,不丢了!”他惧李世民如此的不见特面,如此根心的将他标杀 更不愿意去旅行太乎之责,与李世民对杭了起来。

    “不是啊 求子,皇后娘嫉来了!”屋外的心腹大叫。

    李承乾徒然巨震,赶忙走出屋舍来到了大殿?

    “儿臣非见女后!”李承乾跪了下来 在地上大声悲哭着。

    “你啊”你”长驹皇后也实在不知说些什么了,她并不知道事桔 更不知道李承乾打算暗杀杜荷一事,自以为李承乾此番进罪是因为称心之故口

    称心身为太子近侍 不恩以太子大业为重,反而利用太子权势,为非作歹,横行霸道,却是该杀,而李承乾纵容称心,也确实该罚

    长孙皇后知道自己父夫做的并不错,但者着哭侄在脚下的李承乾 却无裕如何也根不下心来责怪口

    她扶起了李承乾 棋着他脸上那隐隐还才痕迹的脸颊,长叹道:“你父皇他打你了?”

    李承乾委屈的点了点头,眼泪水哗啦啦的流着刁文夫,一边是爱子,她真不是应该偏向那边好,沉默了一会儿,索性也不说了,只是道:“乾儿 你可知,你量近的所柞所为让你父皇真的禄恼火,他甚至气得猝坏了他最珍爱的现台,母后甚至隐隐察觉到他”那个心思刁”

    “易储”二宇 她铬究不好说出来?

    但李承乾焉能不明白 小的小退了一步,眼中竟是惊恐神色

    长削皇后道:“你也无雷太过在意,此事事关重大,你父皇也不想重蹈霞辙 一时间也不会捉出此事。只要你真的能够改过,现在还是来存及!母后不悲干涉政事,也帮不了你?但哉会劝说你父皇,命魏征来教你学习,魏征为人目直,只耍你能听他之言,不再犯错,你父皇不会追宛你过往之事的。”

    “谢母后!”李承乾神色耶是惶恐 又是欣慰,

    “还才在此之,你必须耍去干一件事恃!”长孙皇后深深的望着他。“女后猜说!”李承乾心知长孙皇后至始至貉都站在他这边 心底可宽慰了起来。

    “亲自上门 向杜荷道谢,并自我认错!”长孙皇后一宇一句的说着。

    “什么?”李承乾再一次变色,又是杜荐,为什么非要他堂堂太子 向一咋,将自己害的如此田她的人道谢认错?

    长孙皇后厉声道:“你以为你贵为太子就高人一等 错了,乾儿,你若如此悲来就大错特错了。

    别说是你,侦是你父皇犯错 受到臣乎的谏言,他都会自哉检计,而且队错嘉奖谏言官员,以作嘉奖。你放下大错,杜荷正义直言,正是为了憾免让你一错再错口要想存到你父皇的谅解,你必须亲自上门!”

    李承乾咬了咬牙道:“孩乎依言侦是了!”

    队:功宇 两更合一,抱歉,临时才,所以晚了!一F!~!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