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唐盗帅 > 第九章 戏弄小狐狸
    长孙冲、柴令武、萧贺呆呆的看着书桌上的三枚骰子,那表情想死的心都有了。

    谁想得到杜荷竟如此的好运,这三个六,最大的点数,信手就来。

    房遗爱那本哭丧着的俊脸,立刻咧嘴大笑了起来。这输给自己的兄弟,他一点也不觉得难受。

    杜荷也故作姿态的大笑了起来,“好运好运,承让承让!”

    他是大盗,一双巧手谁能可比?区区掷骰子自然是手到擒来。

    一把将桌上了五枚玉佩都拿在了手上,房遗爱的那块收了起来,自己的那块挂在了腰间,其他三块拿在手中把玩着。他拿着萧贺的那一块,左看右看,看出是块好玉,而且手功相当不错,具体值几个钱,却不知晓,“房兄,你说这玉佩值几个钱?”

    “这玉质不错,手功也算精细,大约值十五两银饼吧。”房遗爱只是看了两眼就报出了价格。

    “十五两银饼?”杜荷眼中一亮。

    银饼也就等于银子,是大唐货币的一种。十五两银饼,听起来不多,但杜荷熟知大唐历史,知贞观年间的物价。

    史书记载“贞观初,户不及叁百万,绢一匹,易米一斗。至四年,斗米四五钱,外户不闭者数月,马牛被野,人行数十里不粮。”

    贞观年间物质文明极大丰富,一斗米只卖5文钱,通常一两银饼折1000文铜钱(又称一贯),就可以买200斗米,10斗为一石,即是20石,唐代的一石约为59公斤,以一般米价1.75元一斤计算,一两银饼相当于人民币4130元。

    十五两银饼等于6万人民币,不算少了。

    “这个呢?”杜荷拿起了柴令武的玉佩,看的出来,柴令武的玉佩要比萧贺的珍贵的多。

    “市价可买三十两银饼……咦!等等,这玉佩上刻着‘平阳’二字,这是已故太上皇赠给平阳公主的玉佩,价值只怕不好估量。”房遗爱说的头头是道。

    “你知道的倒是详细!”杜荷好奇的问了一句。

    房遗爱却嘿嘿一笑:“这有什么,平时我没少将家里的东西拿出去当,对于玉石市价,可谓了如指掌。”

    “呃……”杜荷彻底无语,这种够丢脸的事情房遗爱却成够如此自豪的说出来,这确实是一种本事。

    “好!”杜荷一拍手道:“柴兄的玉佩四十银饼,萧兄的玉佩十五银饼。就这样了,明个把钱送上来,物归原主。”

    柴令武、萧贺只能入若败的公鸡一样,默然的点了点头。

    “杜兄,那我的呢?”长孙冲犹如犯人一般,听候着杜荷的审判,但见杜荷没有给他的玉佩报价,只能郁郁的厚颜问了一句。

    跟杜荷斗了不下数十次,长孙冲无一败绩,今日莫名的惨败,让他郁闷若死,那表情就如吃了大便一样难看。

    “这个嘛!”杜荷拿起了长孙冲的那块玉佩,不愧是御赐之物,不论质地手功都远非柴令武、萧贺的玉佩能够比拟的。

    房遗爱也闭上了嘴。

    大唐皇帝李世民赠送的东西又岂是能够用价钱衡量的?

    杜荷呵呵一笑,道:“这玉我不喜欢!”他一甩手,竟将这玉佩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玉佩毕竟是脆弱之物,那禁得起杜荷这猛力一砸,登时四分五裂了起来。

    长孙冲傻了,柴令武呆了,萧贺愣了,便是房遗爱也怔住了。

    过了许久,长孙冲回过神来,伸手抓向杜荷,爆喝道:“你敢摔了我的玉佩?”

    杜荷轻退一步,闪避开了,轻笑道:“长孙兄说错了,不是我摔了你的玉佩,而是我摔了我自己的玉佩。那玉佩是我的,我想怎么摔就怎么摔,你有意见?”

    杜荷轻轻的说着,淡淡的笑着,说不出的潇洒飘逸。

    长孙冲又惊又怒,杜荷今日的表现让长孙冲侧目,可从小到大,他那点不比杜荷出色,那点不比杜荷要强。可偏偏李世民将他最爱的长乐公主许给了杜荷。

    长孙冲本就与杜荷交恶,如此更是将杜荷视为生死大敌。只要一有机会,长孙冲就会在背地里阴杜荷,将他的名声搞臭,让他成为人渣恶棍,以证明自己比杜荷强,比杜荷更配得上长乐公主。

    许多年下来,事情就如他想的一样,杜荷没他聪明,杜荷没他讨先生喜欢,杜荷没他得李世民的欢心,至于才学更是相差甚远。

    种种情况无不证明杜荷远远比不上他,而长孙冲更是完全不将杜荷放在心上,不屑与之相提并论。可今日杜荷却胜了他一筹,赢的他毫无脾气,连最喜爱的玉佩都让对方堂而皇之的砸了。

    在看杜荷那种坦然自若的笑容,在长孙冲的眼中,这种笑容毫无疑问的,成了耻笑。

    一股无名愤怒之火,从心头霍然燃起,长孙冲那英俊的脸上,突然有些狰狞了。他这种性子,最容易走上极端,一时之间,他竟然不能够接受这个事实。

    红着双眼,发狂似地扑向了杜荷。

    杜荷眉头一皱,心底对于长孙冲立刻看轻了许多,还以为是个小狐狸,哼,就这点气度,哪里配跟长孙无忌这老狐狸相提并论。

    轻轻的退开了一步,双手借力用力,将长孙冲甩了出去,摔了一个狗啃泥。

    “好胆!”见杜荷“出手”打长孙冲,柴令武、萧贺也不能不闻不问了,挥着拳头,向杜荷打来。

    杜荷正欲还击。

    房遗爱却挡在他的身前,“嘿嘿”一笑:“打架少的了我房二爷!”他伸双手分别抓住柴令武、萧贺的拳头,一抬脚,直将两人踹飞了出去。

    杜荷惊讶的看着三丈开外满地打滚的柴令武、萧贺,忽的想起来房遗爱在史书上的记载:“次子遗爱,诞率无学,有武力。”

    嘿,这家伙还真有两下子。

    房遗爱向他挤了挤眼道:“这两杂碎我来摆平,长孙混蛋就交给你了!”

    杜荷会心一笑。

    这时长孙冲又向他冲了过来,杜荷摇了摇头,避让开来,伸脚一绊,又让他摔了一个狗啃泥。

    长孙冲有些武力,但又哪是杜荷的对手。

    别说杜荷的“五气朝元”已经入门,身怀楚留香的高深步法,便是杜荷弃之不用,以他的对敌经验也足以轻易的战胜长孙冲。

    何况长孙冲失去理智,如同半个废人。

    双方的差距根本不在一个档次,杜荷动手的想法也没有。

    只不过长孙冲硬要自不量力,他也无可奈何。

    杜荷又一次将长孙冲拌倒在地。

    “够了,别再闹了!”在屋外偷望了许久的长乐公主终于忍不住他们的胡闹走了进来。

    在她身旁还站着一脸震惊的李雪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