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从神级导演开始 > 第一百五十三章 钱可通神,心如磐石

第一百五十三章 钱可通神,心如磐石

第一百五十三章 钱可通神,心如磐石 (第1/2页)

首先上场的是真武观的一位主事,他来到了大厅的中间,开始讲述这段日子发生的种种经历,尤其是因为沈渔的舆论攻击,真武观蒙受的损失。
  
  「经济损失超过21亿明元,大量的道观暂停开放,许多人员接受调查,多名弟子为表示清白自杀……」
  
  主事三十多岁,白面黑须,看着沈渔的眸子充满了怨毒。
  
  这一次事情之后,无论如何,真武观会被好好的整顿,他们这些人一定会被追责,包括他们的家族,都有可能被打落尘埃。
  
  他总体讲述了发生了什么,然后又有人上来,讲述着各方面的事情,沈渔在一旁听得津津有味,觉得比评书听起来好多了。
  
  这是一个诉苦大会,大家都说原本经营的好好的,结果碰上了沈渔这个疯狗,现在资金链紧张,流动资金枯竭,叫苦不堪,仿佛下一秒就会破产,希望上面赶紧给予政策和帮助。
  
  嗯,这个场面怎么这样熟悉呢?
  
  就像是那些大企业开董事会一样。
  
  不过……这些人的脑子,和金象掌门一样,被驴踢了吗?
  
  沈渔笑吟吟的看着面前的名场面,只想掩面而去。
  
  推脱责任、逃避罪行、死不认错、自身无错……沈渔看着旁观的武当派弟子,看着那些武当派的长老们,这就是下面和上面的区别。
  
  上面口若悬河,天花乱坠的说着自己是多么英明神武、兢兢业业,下面的弟子……会感动吗?
  
  不,稍微有一点点良心和骄傲的武当派弟子,只会无比的羞愧。
  
  这些发言人是什么虫渣,什么王八蛋,武当派怎么把经营的大权交给他们?
  
  你们平日里的贪污、无能和昏庸,尤其是对于那些畜生的放纵,才是导致了今天的发生的一切,现在却明目张胆的在这里把自己打扮成白莲花?
  
  「对了,当年金象真人和金凤真人两个人争夺掌门之位,为什么金象真人赢了?」
  
  沈渔悄悄的对着李真人问道。
  
  「支持金凤真人的那些人,死光了,而金凤真人性子又太激烈,不肯妥协。
  
  于是长老们说金象真人稳重,金凤真人太年轻,才十六岁,就算是立下了那么多的功劳,但是还是要磨练一下,让她先辅佐金象真人几年,保证让她接替位置。」
  
  好吧,沈渔不说话了,其实他也知道,现在又听了内部人复述,原来是这样,这些长老们是把人当白痴吧。
  
  拼k人家赢了,就说资历不够,然后还要让人家当几年副手等等,说是为了磨砺她。
  
  怪不得金凤一怒之下下嫁郑国公,离开了武当派再无干系。
  
  但是,那些长老们瞎了吗?
  
  「那么,这些人不念旧情吗?」
  
  沈渔看着被带上来的朱友荣,叹了一口气。
  
  「旧情?历史上,废太子的部属可是要好好清洗的。」
  
  「他是金凤的儿子呀,这些人把他折磨的这么狠,而且今天的审判,要革去他武当弟子的身份,并且废去武功,不用这么狠吧?」
  
  武当派当然不会明目张胆的杀掉朱友荣,不管怎么样,人家都是郑国公之子,尤其是他还是武当派弟子的时候。
  
  但是开除身份之后,就不是自己人了。
  
  到时候,安排一场意外非常正常。
  
  朱友荣被押送上来的时候,眼珠子咕噜噜的转着,尤其是看到了沈渔的时候,眸子中有着一种非常非常的奇异的表情。
  
  那是一种被带了绿帽子,或者见到了前女友的男朋友的表情。
  
  嗯,看来吴圆圆和朱友荣谈过了,给他吃鸡腿饭了吗?
  
  唉……沈渔叹了
  
  一口气,他还期待着朱友荣看到自己破口大骂的名场面呢。
  
  下面的询问环节,就是朱友荣的供述,他表示自己调查人口贩卖的时候,发现了一些真武观的种种证据,并且把证据给了沈渔。
  
  「为什么不上报掌门?」
  
  「我以前上报过类似的故事,分别是四年前的十一月五日,三年前的二月七日,十二月五日,两年前的三月二日,五月三日和九月十五日,还有今年的一月三日,总共向总坛汇报了十二件武当派弟子行为不端的事情,其中包括九件都是重罪,可是我询问结果,或者是轻拿轻放,或者还在调查中,甚至被举报人,还来请我喝酒,说谢谢你的指点,我记住了等等。
  
  请问,我怎么能信任你们?我举报的人中间,还有两个涉嫌人口买卖!」
  
  「你没有确凿的证据,我们还在调查,不行吗?」
  
  一位长老这样的说道,脸色有点尴尬。
  
  「四年了,证人都死了几个,你们还在调查?」
  
  「你的母亲,金凤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有人厉声问道。
  
  「家母并未曾参与此事,一切都是我个人所为。」
  
  朱友荣平静的说着,当然质问的人,则是以各种证据,来表明朱友荣不可能接触一些隐秘,只可能有武当更高层的人介入,才有可能把事情闹得这样大。
  
  而这个人,就是武当金凤。
  
  嗯,这个审讯会很有意思,上面的道士各种泣血哭诉说朱友荣辜负了大家的信任,并且拿出了一系列的东西,表明了武当派当时正在准备一次行动,把那些渣滓一个个的收拾掉,其中一部分甚至已经被秘密掌控了,就差最后动手,结果朱友荣贪天之功,为了自己的一己私利,破坏了武当派的大行动,甚至抢夺走了功劳,让外人觉得武当派包庇坏人。
  
  其实,一切都在掌握中。
  
  其实,他们就差一步就要行动了!
  
  其实,他们才是忍辱负重的一方,他们为了武当操碎了心,人都胖了不少!
  
  上面的长老们群情激奋,就连李真人都觉得很有趣,轻轻地捅了一下沈渔,问道。
  
  「你觉得他们表演的怎么样?」
  
  沈导演撇了撇嘴。
  
  「演技浮夸、语言无力、证据不够、长相太丑。」
  
  「哈哈哈。」
  
  李真人同样的笑了起来,蠢货欺上瞒下时候也是这样,大局为重,大局在我,大局都好,出事了就是被小人的冲动行为破坏了,我们只差一步。
  
  一个组织内部的斗争中,这样的人,和平时代能赢。
  
  那边对朱友荣的控诉还在继续,比如他的种种不配合等等。
  
  沈渔曝光真武观开始之后,朱友荣就被真武观控制,这时候他还有最后的机会,比如提供沈渔掌握了什么,让真武观打赢这场舆论战,不至于现在名声扫地等等。
  
  「各位师叔师祖,真武观损失的资产都是小事,最大的问题是,真武观的名声受辱!
  
  水至清则无鱼,每个门派都有蛀虫垃圾,武当派每年都会处理一些,这一次曝光的那些人,比起庞大的武当派来说,只是一小撮,而且是已经被监视准备处理的一小撮。
  
  但是现在,朱友荣为了一己之私,不顾武当声誉,勾连外人……」
  
  这个人正在义愤填膺的说着的时候,沈渔噗嗤一声的笑了。
  
  这时候,整个现场非常的寂静,沈渔这一笑引来了无数的目光。
  
  「沈先生,你有什么高见?」
  
  那个人阴森森的看着沈渔,他是沈渔舆论战中的失败者,而且听说沈渔有意靠近武当,那么一旦沈渔加入,就直接
  
  打烂了他的饭碗。
  
  论起宣传,天下间又有谁能比得上沈渔?
  
  「没有什么,只不过我很好奇,你们既然掌握了那么多证据,为什么还要严刑拷打阿荣呢?」
  
  沈渔无奈的翻了翻白眼,「你这样的说法,不是和前面的互相混淆了吗?」
  
  李真人也忍不住了,笑了一声。
  
  外界对于武当派刑讯朱友荣的情景,很是鄙夷。
  
  大丈夫做事观迹不观心,朱友荣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弄出这么多的证据,然后交给沈渔,而且他从警以来公正廉明,不畏强权,事情发生之后,也没有逃避而是主动承认。
  
  这时候,武当派如果有脑子,不但不会严刑拷打他,反而会让他站出来主动的处理、收拾门派中的渣滓,在沈渔之前把那些王八蛋都给干掉。
  
  当年是武当派对不起金凤,而且那些人弄死了人家的女朋友,人家儿子有所怨言,又有什么不对。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九龙剑皇 万教祖师 弈剑书 仙子,请听我解释 四合院从老贾出事开始 超人的赛亚人弟弟 恶鬼当道 签约AC米兰后,我开摆了 期待在异世界 穿成武则天女儿后被团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