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弈剑书 > 第二百一十六章 河朔白狼长啸天(七)

第二百一十六章 河朔白狼长啸天(七)

第二百一十六章 河朔白狼长啸天(七) (第1/2页)

大战一触即发!不论是柳梅身后的风雪大观楼所属,还是陆风白三人身后的弈剑山庄弟子。
  
  在四人身形前冲的同时,也跟着冲杀而起!柳梅此行将风雪大观楼中十二长老全数带出,为的就是在这南疆截杀弈剑山庄为首这几人。
  
  对于陆风白此人,在其他人眼里或许只是一个后起之秀,仗着祖辈的余阴才能在江南一地作威作福。
  
  但在这位风雪大观楼楼主眼中,陆风白不论之前蛰伏于扬风谷,还是如今自成一派的势头,并不是简简单单依靠些银钱就能做成的。
  
  陆风白...和他是一类人!面对最先出手的薛唐,柳梅不惧手中衔寒梅挥剑作刀,以此前行开道,迎面对敌弈剑山庄三庄主。
  
  两人兵刃碰撞之时,力撼山岳的劲道从薛唐的赤红刀刃上传来,竟是在这对敌之初,一瞬间压制住了柳梅。
  
  高大的灰袍男子闷哼一声,手腕一抖,衔寒梅猛然在刀刃前激荡数次!
  
  旁人还没反应过来时,就将薛唐逼退...柳梅看向白袍白甲的男子,又盯向了其手中那柄赤红陌刀,初看时,原以为传闻中,陆风白从那云来观何野手中,夺得的那柄枫红。
  
  没成想,并非那柄仿品,而是铸剑峰昔年所铸真品——焚朱阙。焚朱阙,《混元兵器谱》排名第十七,也唤作焚朱雀,铸造于日曜十年初,是那夏家天子为封赏大败察汉金帐、以及捉拿叛党的玄天、燎原两军,命人让铸剑峰山主亲自铸造的兵刃。
  
  成刀之后,送至当时两军之中,战功最为显赫的镇北营。此刀刀身通体赤红,两面皆开刃一丈有余,细密的赤红裂纹遍布整柄长刀,好若有烈火藏匿在刀刃裂纹之中,挥刀斩敌时,这焚城之炎便会从中喷涌而出。
  
  “倒是小觑了贵庄...”柳梅缓缓开口说道。
  
  “那呢么多废话!”薛唐嘶吼一声,手中焚朱阙再动,向前又是一刀递出!
  
  柳梅挥剑在侧,面对前冲而来的白甲身影,同样出剑对敌!雪中寒!双方刀剑随之相撞!
  
  这一刹那,似有火星从中激荡而出,引得快要接近柳梅所在,准备一同出剑袭杀薛唐的那几长老,纷纷向后避让。
  
  可就在他们想让找寻其他出手目标之时,一道如同鬼魅般的白袍身影,在他们身前猛然闪出!
  
  陆风白右手正握漆夜,左手倒托白昼于身后,身形极快地在人群之中穿越。
  
  如同一支离弦箭矢,从方才前掠之时,便已瞬间到达风雪大观楼人群前方,行与柳梅、薛唐二人不远处。
  
  看着眼前这道诡异的身影,风雪大观楼中的几名长老,不免得向后退了一步,唯独那华宴安不曾退去。
  
  “陆庄主此举...无非是以卵击石,有何意义可言?”这位华长老嘲讽出声。
  
  在他看来这位依仗着个文士智囊起家的官宦、商贾弟子,如何能够撼动风雪大观楼?
  
  !
  
  “那便请华长老为陆某好生估量估量了...”白袍身影一闪而逝,只留得细微的言语声在华宴安身边响起。
  
  什么?怎么比先前快上这么多!看着眼神身影的猛然消失,华宴安立即警惕四周,准备随时出剑拦阻陆风白的出手。
  
  可下一次看到白袍身影时,那袭白袍已经朝柳梅靠了过去!
  
  “竖子,尔敢诈我!”这才意识到陆风白心思不在他身上时,华宴安急忙朝柳梅方向赶了过去。
  
  可就在他前行以及白袍身影飞掠的同时,柳梅和薛唐的对招又一次碰撞在一起。
  
  柳梅单手横剑在前,就将斩刀挥出的薛唐拦阻而下!两兵相撞时,炸裂而出的尖锐、爆鸣声,刺入在场每一个人的耳中,华宴安距离爆鸣声响如此之近,感受最为强烈,不免得身形停滞不前。
  
  可就在他头晕目眩之际,他双眼之中,那袭模糊不清的白袍,速度竟是丝毫未减!
  
  顷刻间,便以抽刀挥剑,斩向柳梅手中兵刃。白昼与衔寒梅碰撞在一起,柳梅和陆风白都能明显地感觉到,这四剑共鸣时的感应!
  
  双方的全数力道,就好若在相撞的那一刻起,如那泥牛入海一般,被强行吸入碰撞中心...奇异的触感响彻在两人臂膀之间,而没有受到的影响的薛唐立即加重劲道。
  
  薛唐必须以陆风白这一剑下劈的机会,从柳梅手中扳回一分胜算!此次不成,柳梅之后定会提防陆风白手中,同为四剑之一的白昼。
  
  就是现在!
  
  “啊————”白甲嘶吼出声,手中陌刀即刻向柳梅施压。柳梅微微向后退了一步,随着一声闷哼,身形就再一次站定。
  
  人群之中,那风雪大观楼的黄舫将这一幕收入眼中,不禁开始感叹,陆风白和薛唐二人联手竟都无法压制柳梅...目的已然达到,是时候离去了!
  
  黄舫躲藏在人群之中,一步步地向后退去,对于他一手早就的眼前局面,他很满意...今日不论是风雪大观楼、还是弈剑山庄终有一人,要败亡此处。
  
  大人的算计,当真了得!可正当黄舫退至人群边缘时,冲杀阵中三人形势陡然一变!
  
  柳梅不知为何突然卸去手上力道,整个人被陆风白、薛唐二人打的倒飞了出去?
  
  就在这倒飞的过程之中,这位风雪大观楼楼主身形一转,手中衔寒梅朝人群某个方向点出一剑!
  
  剑锋之上似有寒气引动,风浪裹挟凌寒之气,地上四散的树叶、残枝,人群之中洒散在空中的汗水、血水...全数被裹挟在其中,循着剑锋的方向,弹射而出。
  
  风雪大观楼第二剑,骤雨寒!正当所有人看着柳梅怪异举动的时候,黄舫猛然发现,此剑竟然是指向自己?
  
  !就在此时!墨无言双袖飘摇,君谏棋从袖内弹至手中,正准备出棋拦阻,可来不及了。
  
  陆风白也意识到了柳梅的想法,可已然无法阻止这位风雪大观楼楼主。
  
  黄舫先前的得意和自负,快速地转为惊恐之色,可一切都晚了,他想要逃离的时候,胸腹之上已然多出了一个细小的血洞...枯黄的树叶和残枝,杂乱地布满在伤口上,他不敢置信地看着柳梅。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九龙剑皇 万教祖师 弈剑书 仙子,请听我解释 四合院从老贾出事开始 超人的赛亚人弟弟 恶鬼当道 签约AC米兰后,我开摆了 期待在异世界 穿成武则天女儿后被团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