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弈剑书 > 第一百五十九章 暗手行棋赏剑事

第一百五十九章 暗手行棋赏剑事

第一百五十九章 暗手行棋赏剑事 (第2/2页)

起先还有些难以对抗,可随着陆风白等人的赶至当场,眼前局势便就颠倒了过来,变成了弈剑山庄弟子对于这些追赶而出的屠恶门之人,进行围杀,根本无一人能够逃离。
  
  到了最后,林间的屠恶门所属全数被斩杀,而林地正中的区域恰好是叶当听和这李管事的对招所在,便就由陆风白亲自赶至当场。
  
  此次袭击虬蛇谷山门,只有前来遛弯的一些弟子受伤,无一人死于屠恶门刀下,已是万幸。
  
  为确保虬蛇谷附近没有其他屠恶门援军,弈剑山庄今夜并未打算直接占据虬蛇谷,而是在其附近驻扎,并且以此观察虬蛇谷内剩下的那些无头苍蝇之后如何动作。
  
  ......如今手握《混元兵器谱·上卷》的自然便是那寻寒山的展铿长老了。
  
  在虬蛇谷事件发生前的四个时辰前,天地盟寻寒山营地内。这几日天地盟都在原地驻扎,调养生息,几次会议召开讨论后续行进事宜,以及报告探寻屠恶门情况,皆是无果。
  
  今夜终于得了悠闲,展铿长老退散了自己营帐外的所有弟子,让其全数驻扎在寻寒山外侧,今夜不论那一个门派的管事或是掌门都不见,除了问剑湖宗主明兮。
  
  问剑湖特例,当时是为防止那明兮起疑心,并不是什么信任与否。展铿这几日一直将那包裹掩饰的《混元兵器谱·上卷》携带在身,并且没有打开过一次,今日便要在此一观其中玄妙,剩下两剑下落就全数指望谱中所指了...他小心翼翼地掀开布包,再一次显露出了这一本上卷的封面,他激动地掀开了第一页,书册上的纸墨香气仿佛是今夜最醒神的熏香良药,只是在如此一闻,展铿都觉着自己快要年轻些年岁了。
  
  上卷第一页前言写到:此谱为上卷,用以记载剑庐中所出兵刃。至我司玄这一辈,重新修撰此卷,所铸兵刃最得意便有四剑...随后的是一些这位老山主的感慨之词,展铿根本没有观看的心思立即向后继续翻动。
  
  随后的一页,映入眼帘的便是风雪大观楼的楼主柳梅所持——衔寒梅,此剑在那柳梅手中,没有希望。
  
  展铿就此打消了念头,继续向后翻阅而去。下一页是问剑湖宗主明兮手中兵刃——告君,前几日驻地围杀之战,其手中与卷中所绘一致,这一柄也没有任何希望。
  
  这位寻寒山的长老叹息一声,便再次向后翻阅。接下来他看到的是一柄通体雪白的长剑,名为白昼...展铿暗自想到如今除却藏有此卷的凌寻,况且凌寻老儿已然身死,应该便是只有他知晓这四剑真名以及模样,之后便只要获得剩下一剑或是两剑,如此不是直接超越其余两家。
  
  因为手中持有上卷的展长老,不禁开始抚须而笑,得意洋洋地继续翻看下一页。
  
  可下一页却直接到了第五?!前一页还是第三,白昼,后一页曾会变成了第五,青竹郎...展铿疑惑当场,为何没有第四剑?
  
  !他在两页之间看见残页的痕迹,是有人人为将这第四页撕扯掉了...他心中暗自念道,难道是阿昆那混账...想着提防自己一手,为自己留活路吗?
  
  想到此种可能,展铿一脸怒容,一掌便拍在桌案之上,将整个案几拍的粉碎,他低沉嘶吼出声:“...曾会如此!!!”。
  
  营帐外的弟子都听到了这一声嘶吼,但无一人敢上前查探。不远处,听闻声响的张怀言心中不禁开始盘算起来,此时展长老定是在气头之上,自己如今身为长老身边红人,自然是要替长老排忧解难,但若是触及长老不悦之处,有可能错失如今地位...他灵机一动,先前展长老嘱咐过,唯独问剑湖宗主可见,既如此那明兮口谕定然也同为此理?
  
  那只要自己从中斡旋,假传消息于长老帐前,再替其处理事情便可...张怀言心中大定,理了理自己的衣饰,将发髻打整的像模像样一些,开始一路小跑的跑至展铿的营帐之前。
  
  “展长老...问剑湖有弟子前来传信,说是明宗主询问各派之后还需再相商拔营之事吗?弟子惶恐,不敢替长老决断...”张怀言在帐外恭敬出声说道,这几日展铿长老前去帅帐谈及的都是此事或是屠恶门动向,但都没有任何结果,看长老脸色已经不想再多谈此事,每次去也都只是走过过场。
  
  “你便言全听明宗主意愿便是...”帐内传出声响。
  
  “弟子这就去回禀,先前长老可是有什么要事...”没有惹怒展长老,张怀言自信切入正题。
  
  “无事,乏了...无需太过担心”帐内过了一会才继续传出声响。此话一出,张怀言的目的便达到了,既不用替长老干活,在这些师兄弟面前,自己又加了几分颜面,他立即恭敬地行礼向展铿告辞。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九龙剑皇 万教祖师 弈剑书 仙子,请听我解释 四合院从老贾出事开始 超人的赛亚人弟弟 恶鬼当道 签约AC米兰后,我开摆了 期待在异世界 穿成武则天女儿后被团宠